首頁 > 獨言 > 種樹

種樹

2013年3月12日

312植樹節,這一天總會有些跟種樹有關的消息。前陣子讀完安藤忠雄的自傳,裡頭有一段關於種樹的敘述:

接受媒體採訪時我總是提到種樹的話題,許多人都會問「為什麼建築家要種樹?」、「為什麼非要推動植樹運動?」

對前者,我的回答是:「因為不論蓋建築或是造森林,同樣都是對環境付出努力,嘗試賦予當地新的價值。」而對後者的回答則是:「因為種樹增加綠蔭,是最簡單而直接有效的環境改善行為。」

但是,植樹運動的真正意義,並不是種植行為本身,而是種下樹苗之後,也就是培育樹木的過程。如果不好好澆水,花時間、心血來培育,樹木不會扎根。種樹只是開始,而非結束。

所謂環保,並非施予受的互動,而是培育與成長的過程。透過培育的辛勞,我們會發現,改變環境就是改變自己。期待孩子們盡量參與活動,是希望他們在感受力最強的時候,體驗這些辛苦和感動。

並非單純針對環保問題對症下藥,而是作為培育孩子未來的第一步—這就是我認為,種樹最重要的理由。

From:「建築家安藤忠雄」P.327-328

從一個建築人而非森林人能夠說出這些話,我覺得真是好,特別是種樹這件事並非對環保問題對症下藥,而是一種教育下一代的觀點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土地公復育勝人工造林 的論述也是逢佳節必出現的。

「只要給自然時間,森林就會自己回來。」這論點常常聽到,的確,自然確實有自我復育的能力,相對地,也需要相當的時間。單就照片中的環境狀況,我相信既使沒有人為干預,自然復育是有其效果的。但也不能一概否定人工復育的優點,不論是撒種或是植栽,若能人工加入當地原生種、或是復育過程各階段所適合之樹種,可以加速復育、縮短達到極相或是穩定的時間。文中所憂心的,是在人工復育的過程中,以人為中心的經濟之需求,引進不適之植生種類,或是因造林計畫之規則漏洞,造成「砍大樹改種小樹,以獲取補助」之事。人工造林有其目的,就早期而言,木材需要是人工林經營之單一目的;逐漸地保育意識抬頭,人工林經營管理目標多元化,此背景與「土地公造林」不盡相同。有些地方是土地公也無法造林的,例如陳有蘭溪沿岸,地震、風災後經過幾十年也無法回到原先的樣貌,此乃土壤、地質還未穩定,無論是對土地公還是人工來說都是一艱困的環境,若能以人工方式加速復育之進行,應為美事一樁。

文中也有人工林可能是土石流幫兇(天然林就不是?!)、自然復育後水源豐沛之論述,此觀點是危險的。土石流的發生條件可簡單分為材料(土砂)、誘因(水)、坡度,植生的存在雖可加強土壤之抗力,但土石流之發生多半超過根系之深度,無論是天然人或是人工林,其貢獻皆有限,甚至森林若無法阻擋土石流時,反而會增加材料的能量,這也就是所謂的漂流木。有了樹木水源會增多也不是嚴謹論述,所謂森林的水源涵養功能,嚴格來說是「森林土壤的水源涵養功能」,因為森林的存在使得土壤團粒化比例增加,因森林土壤保水透水之特性,使得大雨時土壤中的水分不至於迅速流逝,延緩洪峰時間、降低洪峰量;枯水期時,土壤、地層中之水分有可能流出至地表,這才是所謂的水源涵養功能。植物、樹木也需要水分,水分由葉子散失到大氣,稱為蒸散作用。多數的研究數據顯示森林砍伐後逕流量增加,此乃原本該蒸散的量流逝至地表,因此自然復育後短期內水源豐沛之述,其立論根據值得深思。

綜合以上,無論是天然林還是人工林,森林之功能有其限度,過大期待、讓人抱有過度的安全感,反而是危險的。

Categories: 獨言 Tags:
目前尚未開放評論的功能。
total of 257338 visi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