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rchive

‘研究’ 分類過的Archive

逕流源頭的監測

2015年10月20日 評論已關閉

runoff

鼠籠補的不是鼠,是土砂。

逕流源頭的監測總是很累,一兩週累積的土砂石塊就一堆…

Share
Categories: 研究 Tags:

颱風過後

2015年8月20日 評論已關閉

f1

蘇迪勒颱風後一直擔心在福山植物園的樣區會不會崩了、滑了、流了,因為研究人員的身份冒險進入後(目前福山植物園是封園的狀態),果然慘烈,部分車道只剩一半,部分登山步道也只剩雙腳的寬度,原本徒步只花30分鐘到樣區的距離足足走了兩三個小時,清開倒木、尋找登山道,到樣區的路程比想像中艱辛,幸好樣區還在,只是要觀測體制要復原又是一大工程,某種程度又得從基礎建設做起。

f2

離開前跟園區工作人員聊了一下,一直想著她說的這段話:「因為上班只好硬著頭皮上來,但誰知道路何時會崩,會不會就在我經過的時候崩。如果真的不是不可中斷的研究,你們還是以安全為重吧」。

回想起以前看著老師衝到崩塌地、土石流源頭的景象,當時覺得太瘋狂了,但現在卻是可以體會,因為那些地方真的很有趣,不管是崩了還是沒崩的地方,當然前提還是以安全為重。

Share
Categories: 研究 Tags:

野外工作影像

2014年9月14日 評論已關閉

感謝林宗儀同學,紀錄並剪輯了我們在野外的樣子。

YouTube Preview Image
Share
Categories: 研究 Tags:

Some topics

2014年8月26日 評論已關閉

topics

 

Share
Categories: 研究 Tags:

山的脈搏

2014年5月11日 評論已關閉

上週被學生問到地下水的狀態,聊一下發現學生對於地下水的理解就如教科書上寫的一般,單純。也對,我大學的時候,還以為地下水就像游泳池,只不過夾在地層之間,就像三明治一般,現在想想,也挺單純的。

剛剛與日本研究者書信往返了一下,聊到地下水應該是有脈動的,山也是活的,就好像人的脈搏一樣,心臟、血管的那回事。

水文研究常常可以發現與教科書上不同的現象,因為即便現在我們的瞭解依然有限,甚至少的可憐,這也是有趣的地方。

 

Share
Categories: 研究 Tags:

Advice to young scientists by E.O. Wilson

2014年2月1日 評論已關閉

Great speech!!

Take a memo for myself.

E.O. Wilson: Advice to young scientists

Share
Categories: 研究 Tags:

道具箱

2013年7月22日 評論已關閉

那個伴隨我好幾年的工具箱終於壽中正寢了,剛剛好的大小總是很夠用,對於跑現場的人(我)來說,有很大的存在感。

新的工具箱不知好不好用,感覺搖搖晃晃地,得重新培養感情了~

對了,想起在某個研討會上得到的回應:…你們這些做模式的人…..。老實說當下有些…皺眉頭,我也有進行一些模式、數值計算的研究,但至今還是認為我是現場的人,因為只有到現場才會發覺問題答案及新的問題。

—————

長年に愛用いた道具箱がついにだめになっちゃいました。コンパクトで使いやすかった。現場の人間にとって相棒みたいな存在です。少し寂しく感じました。

新しい相棒がどうかな,使わないと分からないでしょ。まぁ,とりあえずよろしくお願いします。

そうか,ある研究会でもらったコメントを思い出しました。 “…モデル屋の君達…"って言われた時に,少し抵抗がありました。そう,私もモデルを使っているが,決してモデル屋ではなく,今でも現場の人間だと認識しています。答えも新たな問題も,現場に行かないと見つからないから。

Share
Categories: 研究 Tags:

深層地下水與海平面

2012年7月15日 評論已關閉
YouTube Preview Image

東大 沖大幹 教授的演講。人為的影響,如抽取難以補充的地下水會造成海平面上升,這論點真的很有趣!

演講中提到許多我沒想過的問題,投影片中「"REAL"hydrological cycle on the earth is “NOT NATURAL" any more in the Anthropocene.」也很有趣,對於研究自然科學的研究者來說,常會尋找那些無人為影響或是摒除人為影響的材料,追求所謂"真實"的現象(其實我也是這樣…),但目前的自然現象中有已經有太多人為的影響或干擾在其中,因此才會說那些所謂’真實’的現象卻一點也不自然。

雖然這演講是用日文的,不過主要說的內容都在Nature Geoscience中的這篇:

Model estimates of sea-level change due to anthropogenic impacts on terrestrial water storage

Share
Categories: 研究 Tags:

Field

2011年11月28日 評論已關閉

" I pose the question: ‘are we spawning a generation of ‘computer hydrologists’? An affirmative reply to this question would not necessarily be bad if these people had a strong grasp on process understanding; however, the evidence I have seen would strongly support the need for increasing the emphasis on hydrological processes in tandem with continuing modelling efforts."
From: Sidle, R.C., 2006. Field observations and process understanding in hydrology: essential components in scaling. Hydrological Processes, 20(6): 1439-1445.

現場,很重要的。無現場經驗、從0到1的過程都由電腦執行的話,是有問題的。

日本電影大搜查線中的一句台詞:事件不是在會議室發生,而是在現場發生的!(事件は会議室で起きてるじゃない。現場で起きてるんだ!)
Share
Categories: 研究 Tags:

小小的進展

2011年8月12日 評論已關閉

回到NTU Forestry滿一年了,說長不長說短不短,在無與倫比地忙忙碌碌中,時間就這樣快速地流動,但尋找或遇到一個適合的觀測地就花了整整一年。就這領域來說,沒有觀測地就好像餐風露宿一樣,少了一點踏實的感覺。

觀測地為何是遇到的呢?就像是自己博士研究的觀測地一樣,其實就是一天下午去兜風時坐在指導教授車上所遇到的,反正就先埋個儀器觀測看看吧,就像出門隨便吃個飯一樣隨性,或許或許是指導教授多年來的經驗及鐵口直斷,雖然我不相信,哈。

這個觀測地也是一樣,原本設定的觀測地經過幾次探勘後發現難度太高,在有點挫折甚至有點心灰意冷下,又是一個下午兜風的途中,故事好像都是這樣開始的。

由小山谷往上爬的途中就有一種很怪的感覺,像是初探密地之興奮、像是一見鍾情、像是「讓您久等了」,就這樣看中這地方,非常不科學的判斷。如同之前的博士研究觀測地一樣,儘管之後的發表或學術討論總有一些「理論性」的觀測地選定理由,真相其實就是:因為指導教授開車途中看到山坡上有一隻鹿,我們停車後鹿回頭看著我們,我們也看著她,於是就決定是這邊了,這麼簡單!

一個未曾被觀測的地方,資料很少,一切重頭,雖然起頭必定艱辛,只要完成一點點,其成就感是加乘的,從0到1的過程。

Share
Categories: 研究 Tags:
total of 257080 visi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