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rchive

‘獨言’ 分類過的Archive

好文-生態水文研究歷程回憶

2016年8月10日 評論已關閉

集水區裡抓颱風―我在林試所的研究歷程

夏禹九老師的回憶,很棒的文章,一個研究者的過程、態度、矜持。

Share
Categories: 獨言 Tags:

4th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Forests and Water in a Changing Environment

2015年7月14日 評論已關閉

OLYMPUS DIGITAL CAMERA

〈Photo taken by Prof. Gomi. Very appreciate~〉

  • 怪癖,每次國際研討會就會莫名開啟「國與國征戰」模式,除了個人或團隊研究展現以外,也是比較國家實力的舞台。
  • 因為不聰明,所以只能更努力,如果你測10個點,我就測100個點,多點毅力,就是這樣而已。
Share
Categories: 獨言 Tags:

軟體

2015年4月12日 評論已關閉

voxler

好幾年沒碰到這麼難纏的軟體,Voxler,能找到的說明不多,也得具備一些節點、元素等三維作圖的知識,算是一款需要點時間摸索的三維作圖軟體。

這兩週中的連假、出差空檔都花在Voxler上,終於在今天弄懂問題所在,特此一記。

回憶起那段寫程式、找bug的時光,過程煩躁無比,但一旦解決,天下無敵的異常快感變油然而生。

Share
Categories: 獨言 Tags:

學習、辨別

2014年10月31日 評論已關閉

這個念頭老是靈光一現地時常出現,審美觀與優劣的辨識。

用帶有點職業病的角度來說,若能明確辨別哪篇論文/研究是優(喜)的、哪篇是劣(惡)的,有了那辨別或品味的能力時,看到的風景就不一樣。

將上一句中的"論文"替換為,食物、音樂、人…都通用。

於是乎,"學習"到地是怎麼一回事?

嗯。

培養優劣、喜惡的辨別能力。

除了情感上喜惡之外的,素人與達人的不同,不也就是達人可以精確地說其專業領域中優劣之別。

Share
Categories: 獨言 Tags:

成果展現的過程

2014年4月6日 評論已關閉

學生主筆的論文被接受了,無限欣慰。有別於自己主筆的作品,別有一番欣喜的滋味。

付出汗水調查、付出心力分析,經歷文章撰寫、投稿、回覆的成果發表,是一個基本卻又重要的過程。

Share
Categories: 獨言 Tags:

專業

2013年10月31日 評論已關閉

看學生的報告,我第一個會看文獻的格式,連格式都顧不好,便是不專業。

不專業的文章就懶得看了。

Share
Categories: 獨言 Tags:

計畫審查意見、paper review comment

2013年8月1日 評論已關閉

新年度的開始,看了一下對自己NSC計畫的審查意見,讀完之後的感想是:

雖不知是誰閱讀、評論我的計畫書,真是太感謝了!!即便裡頭有提到一些計畫上的弱點,這次,都讓我心服口服 m(_ _)m。

雖然申請2件計畫中1件並未通過,通過的那1件經費也不算高,2件的審查意見書都寫得很好,能夠看到令自己服氣又有建設性的建議,是種…暢快的感覺。

收到可以讓研究成果修正地更好的審查或意見書,是一大快事;相反的,收到那種隨便寫寫或是胡亂批評的意見書,真的會氣到睡不著吃不下。

最近幾個月剛好收到對自己論文的審查,也有寄出對他人論文的審查,前者是get、後者是pay,對研究者來說大部分的paper review都是無償的,卻也是重要的的工作。

無關accept or reject,「指責」其實不難,但想著若我為該作者的話,應如何改善,也就是提出該階段可行、建設性的建議,卻不是那樣簡單。畢竟對於想做的事、欲追求的事,旁人未必清楚;當然,陷入「當局者迷」的無限迴圈,也是有的事。

我覺得能夠給一些「具有有建設性的建議」真的不是容易的事,因此衷心感謝那些認真看過我作品、工作的人。

Share
Categories: 獨言 Tags:

種樹

2013年3月12日 評論已關閉

312植樹節,這一天總會有些跟種樹有關的消息。前陣子讀完安藤忠雄的自傳,裡頭有一段關於種樹的敘述:

接受媒體採訪時我總是提到種樹的話題,許多人都會問「為什麼建築家要種樹?」、「為什麼非要推動植樹運動?」

對前者,我的回答是:「因為不論蓋建築或是造森林,同樣都是對環境付出努力,嘗試賦予當地新的價值。」而對後者的回答則是:「因為種樹增加綠蔭,是最簡單而直接有效的環境改善行為。」

但是,植樹運動的真正意義,並不是種植行為本身,而是種下樹苗之後,也就是培育樹木的過程。如果不好好澆水,花時間、心血來培育,樹木不會扎根。種樹只是開始,而非結束。

所謂環保,並非施予受的互動,而是培育與成長的過程。透過培育的辛勞,我們會發現,改變環境就是改變自己。期待孩子們盡量參與活動,是希望他們在感受力最強的時候,體驗這些辛苦和感動。

並非單純針對環保問題對症下藥,而是作為培育孩子未來的第一步—這就是我認為,種樹最重要的理由。

From:「建築家安藤忠雄」P.327-328

從一個建築人而非森林人能夠說出這些話,我覺得真是好,特別是種樹這件事並非對環保問題對症下藥,而是一種教育下一代的觀點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土地公復育勝人工造林 的論述也是逢佳節必出現的。

「只要給自然時間,森林就會自己回來。」這論點常常聽到,的確,自然確實有自我復育的能力,相對地,也需要相當的時間。單就照片中的環境狀況,我相信既使沒有人為干預,自然復育是有其效果的。但也不能一概否定人工復育的優點,不論是撒種或是植栽,若能人工加入當地原生種、或是復育過程各階段所適合之樹種,可以加速復育、縮短達到極相或是穩定的時間。文中所憂心的,是在人工復育的過程中,以人為中心的經濟之需求,引進不適之植生種類,或是因造林計畫之規則漏洞,造成「砍大樹改種小樹,以獲取補助」之事。人工造林有其目的,就早期而言,木材需要是人工林經營之單一目的;逐漸地保育意識抬頭,人工林經營管理目標多元化,此背景與「土地公造林」不盡相同。有些地方是土地公也無法造林的,例如陳有蘭溪沿岸,地震、風災後經過幾十年也無法回到原先的樣貌,此乃土壤、地質還未穩定,無論是對土地公還是人工來說都是一艱困的環境,若能以人工方式加速復育之進行,應為美事一樁。

文中也有人工林可能是土石流幫兇(天然林就不是?!)、自然復育後水源豐沛之論述,此觀點是危險的。土石流的發生條件可簡單分為材料(土砂)、誘因(水)、坡度,植生的存在雖可加強土壤之抗力,但土石流之發生多半超過根系之深度,無論是天然人或是人工林,其貢獻皆有限,甚至森林若無法阻擋土石流時,反而會增加材料的能量,這也就是所謂的漂流木。有了樹木水源會增多也不是嚴謹論述,所謂森林的水源涵養功能,嚴格來說是「森林土壤的水源涵養功能」,因為森林的存在使得土壤團粒化比例增加,因森林土壤保水透水之特性,使得大雨時土壤中的水分不至於迅速流逝,延緩洪峰時間、降低洪峰量;枯水期時,土壤、地層中之水分有可能流出至地表,這才是所謂的水源涵養功能。植物、樹木也需要水分,水分由葉子散失到大氣,稱為蒸散作用。多數的研究數據顯示森林砍伐後逕流量增加,此乃原本該蒸散的量流逝至地表,因此自然復育後短期內水源豐沛之述,其立論根據值得深思。

綜合以上,無論是天然林還是人工林,森林之功能有其限度,過大期待、讓人抱有過度的安全感,反而是危險的。

Share
Categories: 獨言 Tags:

危機意識與借鏡

2013年3月7日 評論已關閉

沒有人在小林村風災前預測到會滅村,日本福島核災也是一樣。儘管門外是狂風暴雨,大多數的人總會認為「我家是最安全的」,這往往是警戒避難執行上最大的阻礙。

他山之石可以借鏡。

日本政府藉由台灣小林村的災害,在日本加速推動深層崩塌的相關應變、研究;台灣政府藉由日本福島核災,在台灣保證不會發生類似般的災害。

這就是在危機處理、意識上的不同。

臺灣的環境條件不會比日本好,我指的是天然災害。海嘯我不懂,但921的地震、一場豪雨造成的小林村深層崩塌、數不盡的土砂災害,臺灣所面臨的環境挑戰,遠比你我所認識的更嚴苛,這一點是我專業上的認知。

撇開您是否相信如拼裝車的核四是否有問題,或是您相信核四淹水火災的意外、台電的「智能不足」都是因為核四還沒蓋好的關係,在這樣的環境下,就算臺灣的工業技術、危機管理都比日本強(?),我依然找不到理由說服自己哪一個地方是可以永遠安全的,正因為如此,才更應精益求精、加強危機意識,以降低災害損傷,甚至極力摒除不可回復性災害發生的因子,這是生活在這個深具多樣性、變動性的環境下,應有的。常。識。

Share
Categories: 獨言 Tags:

又是一個新學期的開始

2013年2月17日 評論已關閉

假期意外的短暫,又是一個新學期的開始。

本學期抱負:作息正常。追求工作品質而非長時,work smart。學一些新的東西。

Share
Categories: 獨言 Tags:
total of 256519 visits